地狱48 小时

“此时我遇到一个根本无法形容的东西。我只能把他可怕的面孔向你作一个大致的描绘。他略有几分像人,但却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庞大。他肯定至少有三米高。他的背上有巨大的翅膀。他完全裸体且身子就像我挖的煤一样地黑“

 

我所知道的最有趣的复活事件要算是乔治 雷纳克斯时间了,此人乃杰弗逊镇声名狼藉的一个盗马贼。这次是他第二次坐监。第一次是塞诘威克镇以同样的罪行——盗马,判他入狱的。

在1887年和1888年的冬天,他在煤矿服刑。他感觉到当时的工作环境似乎很危险,因此他向负责的狱警作了汇报。经过一番查看后,狱警认为房间很安全,并命令雷纳克斯重返岗位继续工作。这位言听是从的犯人回去还不到一个小时,屋顶就倒塌下来并把他完全埋在了下面。他被埋在下面整整两个小时。

由于晚餐点名没到,狱警下令搜查这位失踪的犯人,结果发现他被埋在这堆废墟之下。此时的他已经奄奄一息。他被很快从矿井下救上来,经过全面的检查,狱医宣告他已经死亡。他的遗体被送往医院进行处理,整装,以便安葬。他们为他制作了棺材并送到了医院。监狱中的牧师也来了,要为葬礼作最后的准备。医院的护理员命令另外的几个囚犯一起把尸体从木板上抬起来,并把它放进在房间另一边的棺材里。他们服从了命令,一个抬着头,一个抬着脚,刚走到房间的中间,其中一个不小心踩到痰盂,身体失去平衡,尸体便落到了地上。可是完全出乎人意料并让在场的人都大吃一惊的是,这个死人的头碰到地,大家都听到一声很深的呻吟。很快他的眼睛睁开了,其它生命的迹象也出现了。很快就有人去叫医生,30分钟以后,等医生来到时,死人刚要了一杯水,正在喝水呢。

棺材立刻被抬走了,后来用来埋葬另一个犯人。他的殉葬礼服也被囚衣所代替。在之后的一次检查中发现他只是腿部有两处受伤,其余不过是淤伤而已。在留院观察大概六个月之后,他便重返其岗位。很快我便听说了他的奇妙经历。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我一直渴望着有机会认识雷纳克斯并听他亲口讲述他的经历。可好几个月都没有这样的机会。终于我的机会来了。从矿井出来后我被派到矿区办公室负责年度报表的工作。一天,这个死里复活之人又成了讨论的话题,碰巧他正好从办公室门外走过,有人便指给我看。不久之后我便捎信给他,请他到我工作的地方来找我。他果真来了,就在这里我们相知相熟,并亲耳从他口中听到了他奇妙的故事。他是一位青年男子,大概还没有超过30 岁。尽管他天资聪颖,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,他却是一个冷酷的罪犯。

他的故事中最美妙的部分发生在他死亡期间。身为一个速记员,我从他的讲述中写下了这个故事。他说:“那天早晨我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会发生。因着自己心里这种诚惶诚恐的感觉,我就去找矿井的负责人格瑞森先生,告诉了他自己心里的这种感觉,并请他来查看我正在挖煤的那间房子。他来了,似乎也作了全面的观察,他说此地没有任何的危险,全是我胡思乱想,然后他命令我回去继续工作。我回去又挖了大约一个小时,突然一切变得越来越黑。然后似乎一扇大铁门打开了,我便走进去了。一个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中:我已经死了并正在另一个世界里。我谁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见。出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,我开始朝着里边走,走了一段路以后,我来到一条宽广的河边。此时既不黑也不亮。光线正如一个繁星灿烂的夜晚。到了这河边不久,我就听到水里有船浆声,很快一个人划着一艘船来到了我的面前。

“我惊讶得无言以答。他看了我一眼,然后说他是为我而来的,他叫我上船并划向了对岸。我服从了他的要求,且一言未发。我好想问他是谁,我在哪儿。可我的舌头好象粘在了嘴里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最后,我们到了对岸。我从船上下来,可这船夫却消失了。

“于是我被孤伶伶的一个人留在了那里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我抬头往前一看,看见前面有两条通向一个黑暗山谷的路。一条是大路且似乎来往的旅客甚多。另一条是小路并指向另一个方向。我本能地朝着那条人多的路走去。还没走多远就变得更黑了。然而远处时不时会有灯光闪过,我借着这光线继续前行。

“此时我遇到一个根本无法形容的东西。我只能把他可怕的面孔向你作一个大致的描绘。他略有几分像人,但却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庞大。他肯定至少有三米高。他的背上有巨大的翅膀。他完全裸体且身子就像我挖的煤一样地黑。他手握着一只矛,矛柄一定有整整十五英尺长。他的眼睛看上去像火球一般。他的牙齿就像珍珠一样白,看上去有整整一英寸长。他的鼻子,如果能称它为鼻子的话,又大又宽又扁。他的头发又粗又硬,又长又重,一直披到他厚实的肩膀上。在我的记忆中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像马戏团里那狮子的咆哮。

“第一次看见他是在亮光闪过之时。那一眼让我抖得就像白杨树的叶子一样。他高举着矛似乎要朝我扔过来。我突然停住了。此时我似乎还能听到那可怕的声音,他命令我跟随他,因为他是被派来在一路上带领我的。我便跟着他。我还能做什么呢? 走了一段路以后,一座大山横在了我们的面前。面对我们的这一面与地面成垂直状,就好象一座山被劈成了两半,且其中一半被挪开了。在这个垂直的墙面上,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些字, “这是地狱”。我的向导来到这垂直的墙面前,用他的矛柄重重敲了三下。一扇巨大而结实的门打开了,我们就进去了。我于是被带领着穿过看似穿过这座山的通道。

“我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走了一阵子。我能听到我向导沉重的脚步声并凭此跟随着他。一路上我都能听到呻吟,那是垂死之人发出的声音。越往前走,这些声音越大,我可以清楚地听见要水的哭求声:“水,水,水”。此时我们来到另一个门口,并走了进去,我可以听到远处似乎有一百万个 “水,水,水” 的哀求声。此时我的向导又敲开了另一扇大门,我发现我们已经穿过了这座山,在我眼前的是一大块平原。

“我的向导到此就离开了我,又去带领那些失丧的灵魂到达同一目的地。当另一个与前者相似的庞然大物出现时,我已在这空旷的平原上呆了一会儿。与前者不同的是,他手里拿着的是一把巨大的剑。他来是要宣告我即将到来的末日。他说话的声音把我的魂都吓掉了。 '你已来到地狱,' 他说,'你不再有任何指望。 你来此地的路上经过了那座山,听到了那些失丧灵魂的尖叫和呻吟,他们在乞求水来冷却他们炎热的舌头。就在那条路上有一扇通向硫磺火湖的门。这即将是你的末日。在你被投入到这永受折磨之地之前,允许你在这开阔的平原停留,在此地所有的失丧灵魂都有机会看看他们曾经享受过的,而不是他们将要遭遇的。因为进到那里去的就永无指望,而你以后将永远不会再现。’

“说完这话以后我便被撇下。我不知道是否是强烈的恐惧所带来的结果,此刻我愣住了。一种麻木疲惫的感觉占据了我的整个身躯。我已经浑身无力,四肢再也支撑不住身体了。受这种感觉所控制,我像一团无助的东西在下沉。此时睡意控制了我。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中,我似乎在做梦。远远的我看见在圣经中读到过的那美丽的城市。它那碧玉城墙是多么奇妙般的美丽。放眼望去,我还看见巨大的平原开满了鲜花。我还看见生命之河和透明的海。大群的天使唱着歌穿梭于这座城市的门里门外,多么美妙的歌声啊。在那些人群中我看到了我年迈的母亲,几年前她因我的邪恶而伤心致死。她看着我好象是在示意我到她那里去,可我却怎么也动不了。我身上好似有千斤的重担压着我。此时微风给我送来了那些花儿的清香,现在我可以比任何时候都更能清楚地听到那些天使甜美的歌声,我对自己说,'噢,我多希望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啊。

“正当我在尽情享受着这福杯之时,它却突然猛地从我的嘴边被抢走。我从自己的睡眠状态中惊醒过来。一个来自黑暗居所的同居人把我从那快乐的梦境中带了回来,他告诉我该是进入未来生涯的时候了。他命令我跟随他。我又顺原路返回,再一次进入到那黑暗的通道。跟随我的向导一段时间之后,我们来到通道侧边开的一扇门,进去之后,最终我们发现又穿过了另一扇门,噢!我看到了火湖。

“就在我的眼前,只要我的眼光可以看到的地方,就是那真正意义上的火湖和硫磺。一团又一团巨大的火焰翻滚着,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像狂风暴雨中的海浪一波接一波。我看到有人随着那浪尖涌起,后又被卷到那可怕火湖的深渊。当他们被涌到那可怕的熊熊火焰尖的短暂时刻,他们对公义之  神的诅咒骇人听闻,他们乞求水的可怜的哭叫让你心碎。这些失丧灵魂的哀嚎在这巨大的火焰中回荡着。

“此时我回首几分钟前刚经过的门,看到了这些可怕的字,'这就是你的厄运;在永恒里永不止息。' 立刻,我开始感觉到我脚下的地在分开,我意识到自己正沉向火湖。此时一种无法言喻的干渴占据了我。在渴望水的叫声中我在医院中睁开了眼睛。

“以前我从未把我的经历告诉别人,我怕狱中的狱警会听到,以为我疯了,把我锁在疯人室里。经过了所有这一切以后,能活着我就心满意足了,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,那地狱真的向圣经所告诉我们的一样真实。但有一点是勿庸置疑的,我说什么也不再去那样的地方了。

“当我在医院中一睁开眼,发现自己还在世上活着,我立刻就把自己的心归向了  神,我活着死了都要作一个基督徒。尽管地狱那可怕的场景永远不会从我的记忆中消失,可天堂里美丽的一切也同样不可磨灭。不久之后我就要去见我亲爱的母亲,得到允许坐在那美丽的河边,与天使们在平原上漫步,馨香的花朵遍布那高山低谷,那是一种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美。聆听着得救之人的歌声——所有这一切都远远弥补了在地上过基督徒生活所要付出的代价,哪怕这意味着放弃入狱之前我曾沉迷其中的情欲。我已经与曾经的犯罪同伙决裂,一旦成为自由身以后,我要与义人同行。”

我们把所听到的雷纳克斯的故事呈现给读者。愿  神祝福这故事中的经历,唤醒许许多多失丧的灵魂。

人们怎么可以怀疑这燃烧着的地狱存在的真实性呢?我们都有圣经,  神的话语,以及诸般像雷纳克斯这类教导地狱真实性的启示。芸芸众生哪,停下来面对事实吧!你的生活是有记载的。  神要拯救你,只要你承认自己是罪人,祂一定会饶恕你。通向救恩的唯一道路是接受耶酥基督的宝血作为你罪的献祭,你的罪得以洗净。当你接受这从  神而来的赦免,祂必赐给你内心的平安和安息。你要得到今生的自由及其更多的祝福,你还能自由享受天堂的福分,否则迎接你的不仅仅是48个小时,而是在地狱中渡过永恒的现实。

请读路加福音16章19-31节中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,“有一个财主,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,天天奢华宴乐。又有一个讨饭的,名叫拉撒路,浑身生疮,被人放在财主门口,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,并且狗来舔他的疮。后来那讨饭的死了,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。财主也死了,并且埋葬了。他在阴间受痛苦,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,又望见拉撒路在他的怀里,就喊着说:'我租亚伯拉罕哪,可怜我吧!打发拉撒路来,用指头尖蘸点水,凉凉我的舌头,因为我在这火焰里,极其痛苦' 。亚伯拉罕说:'儿啊,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,拉撒路也受过苦;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,你倒受痛苦。不但这样,并且在你我之间,有深渊限定,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;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。'

“财主说:'我祖啊!既是这样,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里,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,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,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。'  亚伯拉罕说:'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'。 他说:'我祖亚伯拉罕哪,不是的,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,到他们那里去的,他们必要悔改'。亚伯拉罕说:'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,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,他们也是不听劝。’补充阅读的经文:启示录21:7-8;20:10,12-13;彼得后书3:10-12。